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雲南玉溪 新民書院】

---尋墜緒之茫茫,獨旁搜而遠紹-----

 
 
 
 
 

日志

 
 
关于我

新民书院:创办于壬辰年冬,为儒生吴贤若等发起,设于滇南玉溪红塔区。目前开设实体国学业余班、少儿国学网络班、格致斋(成人国学网络班),并附有新民国医馆。 开设课程有读经、经学、史学、文学、古琴、书画、篆刻、中医、女工等。书院起步之初,百事未举,故而临渊履冰,诚惶诚恐焉! QQ:263802005 书院网络课程QQ群:280949506 邮箱地址:qqq6187330@163.com 新民国医养生馆: http://xinmin5000.taobao.com/ 电话:18042489565 吴老师

网易考拉推荐

少年往事——学国学  

2014-09-19 12:32:44|  分类: 情感天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人问我是不是出身在书香世家,我总感到惭愧。我的父亲是位机械工程师,是非常聪明,自学成才的机械师。对于某些较为复杂的机器,父亲总会以“商人”为名,听厂家介绍,然后回家自己画图纸,设计方案,并采购相应钢铁、发动机、螺丝钉等,自己动手,甚至在原来的基础上改进。另外电焊技术,在我们当地是最受认可的。可惜,父亲也只是贫农家的幼子,完成了中学学业,就因家庭困难,而终止了学习。我想,如果父亲有条件深造学习,一定会是位非常著名的工程师。

我的母亲,只有小学文化,是最普通的农村妇女,可以说具备一切农村妇女的典型特色。而我,就是出生在农村,又在农村里完成了小学、中学学业。然而,在我的身上,却丝毫没有了乡土气息,有的是典型的读书人风格。或许,这就是家道的变化吧。

少年时,我喜欢看书,甚至于“偷书”。在初中,我们镇中学终于组建了个图书室。之所以说是图书室,是因为它的确就是一间教室,几百本书而已。即使是这几百本书,也着实让我兴奋了一段时间。有次上晚自习,我对一位叫王彬的同学说:你看到这本《后汉书》没有?有没有办法帮我借出来(因为当时图书是不外借的——作者注)?王彬同学二话不说,就帮我“借”出来了。

也就是这次“借”,影响了我后来的很多想法。当我看到这本《后汉书》时,我萌生了一个想法,就是自己也想编修一套史书。我最初是想重新编写《后汉书》,但我发现范蔚宗已经写的很好了,也就放弃了这个计划。后来我又读《史记》,发现《史记》中的《周本纪》太过简略,又见《世家》中错误太多。同时认为《史记》既然是通史,换而言之,周朝,也就是这个大一统的王朝,这个中国思想发源王朝,居然没有一部专修史。至于战国、秦代历史,虽然有许倬云先生的《西周史》,王蘧常先生的《秦史》等,但终究不完备。

于是,我在十三岁那年(周岁十二,因我家乡习惯用虚岁算年龄——作者注),就决定要效仿司马迁的纪传体例,并采用了班氏《汉书》书法体裁,范氏《后汉书》论、赞的方式,编修《先秦书》一百三十卷。该书编写到我十九岁时,就停顿了。停顿的原因,自然不是因为放弃,而是我开始逐步接受国学的系统学习,并发现自身对先秦时期的很多问题,还没有了解清楚,尤其是历法、地理、官制、民族等,还没有从甲骨文、金文、竹帛等中取得资料。所以我决定暂时放下,先全面学习、深入为主。

说起这本《史记》,我和它的缘分着实不浅。记得十四岁那年,我请求父亲给我买本《史记》,父亲并未同意。后来,我又多次提到这个请求,父亲就答应,等下次去县城时,在新华书店帮我看看。然而时间一晃半年过去了,还是没有买来。于是我对父亲再次提出想买这本书,父亲说:快过年了,给你买件新衣服吧。我当即说:衣服就不要了,还是要书吧。父亲磨不过我,就乘着去县城时,带上我,做完生意后,就一起去了新华书店。

这是我第一次走进偌大的书店,当时的兴奋,即使在现在,仍有余感。我跑到二楼,找到了文史哲类,发现《史记》有两家出版社,一是岳麓书社,价值26元,二是中华书局,价值39元。无论是从外观,还是质量上,局本都要略胜一筹,但考虑到价格的差别,我还是决定购买岳麓本(后来才知道,原来岳麓本没有“表”)。

当时我还看到二月河先生的三帝小说套装,我也是心怦怦然。我尝试问我父亲能不能一起买,我父亲瞪了我一下,我也就没有买了。但无论如何,我的心愿,总算实现了。当然,过年时,我也同样得到了新衣服。

读书是需要刻苦的,所以我从来不相信什么快乐读书之类的讲法,因为我觉得读书必定是辛苦的,因为要有责任的去读,就不同于看个故事会来解乏了。我手中只有中、小学生版的《新华字典》,读《史记》时,凡遇到不认识的字,就要把它查出来。就这样,我花了一年时间,这本书也算是被我翻的“韦编三绝”了,书上的记录做了一堆,尤其是在编修《先秦书》时,你想象不到我写断了多少根钢笔,用完了多少瓶墨水,更难以想象我为考证西周和战国时期编年,所用草稿之惊人。

这样的付出,是值得的,因为《史记》为我打下了坚实的古文、历史、考证、文字学等基础。此后,我在古文上继续发展深造,研习了各种古文,并在高中时用文言写信给彭林师,引起彭林师的极大重视,并将此信转发给各学者阅读。历史学方面也继续发展,并直接为后来的《先秦书》编修工作打好基础。考证也成为我现在的研究工具,也让我更熟练的运用考据学。文字学,在少年时,仅仅只是肤浅的认识,直到后来,我才开始关注段注《说文》,并由此在文字、训诂学上继续深入和全面。

可以说,正是当年的《史记》,我在课余时间,以十四岁的年龄,坚持坐了一年的冷板凳,并为我后来的人格、理想,树立了最早的典型。而也就在这个年龄,我当时的家庭背景确是越来越恶劣了(此处是作者不愿回首之处,或许将来老了,会把此段情由公诸于众吧)。

编修《先秦书》,其实是在十五岁时的事了,当时还是初中。同时读完,并对我产生积极影响的,则是班固《汉书》、《后汉书》部分,也于这段时期,接触了《论语》、《孟子》、《孝经》、《尚书》、《周礼》、《韩非子》等,都对我产生了丰富的影响,也影响了我后来的性格。

少年时,因家庭变故,我曾悲观过,以为人生不过如此。我喜欢用诗歌表达自己的壮志,却在生活上,用无尽的苦闷来度过我的少年。于是,我的性格也确实呈现了双面化发展:一是用积极的,慷慨的,来用文字表达个人的理想,如同所有传统的士大夫一般;而另一面呢?我又不免于多愁善感,消极悲观。然而,我终究是我,天生我材必有用,既是有用,又如何能荒废自己?所以我积极的从孔、孟之道中,寻求方向,也是在那时,圣贤之思想,犹如明灯,指引着我。让我在漩涡中,不至迷失自己。

19岁上下时,我给时任绍兴市委书记王先生去了一封简短的信(王先生现任浙江省政协副主席,副部级。为避免给王先生造成不必要的烦恼,此处略),王书记给我打来电话,对我予以鼓励。而在当时,我的人生方向,多少还是迷茫的,就像所有生活在今天的少年一般。

我勤奋、努力,渴望得到人生舞台,并愿意为此做出贡献。我觉得,我的快乐,正是建立在人家的快乐上。回想少年时读书,父母总是担心我的身体,怕我熬夜,于是三令五申规定我晚上21:00必须熄灯睡觉。我当然不肯遵守,于是就和父母玩起躲猫猫。我住在小院左侧楼上,父母住在右侧平房,屋后是不算高的山,与院子相连,门前过了小路,就是条清澈的河流。在镇里,一旦到了晚上,就是明月当空,樟叶摇摇,街无一人,万籁俱寂了。所以,在我晚上偷偷看书时,我还得防备着父母来巡夜。一旦听到响动,我就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赶紧关灯,假装睡觉。等到父母走后,又开始开灯看书了。有时候读书太入神,父母走到我身边,我都还未察觉。

于是我又准备了电筒,大夏天,躲在被窝里看书,满身是汗。有时候父母晚上干活,家中仅有的电筒自然也就没了。幸好农村里,经常停电,总有用过但没烧完的蜡烛。我悉心的收集起来,到了晚上,我就开始秉烛读书。蜡烛的灯光,容易透过本来就破旧的房间,于是我用报纸,把墙、门、窗的缝隙,全部塞的严严实实。于是,整个夏天,就是在“桑拿房”中度过了。

后来,蜡烛用完,我就干脆靠在窗户上,利用路灯来看书,有时干脆就拿个小板凳,带本书,穿过院子,打开大门,直接坐到路灯下看书。就这样,一直度过了五、六年。

现在,每每将这些事说与我的学生们听,他们都很受鼓舞。而我所带过的学生,普遍都很好读书,我想,这和我自身的读书经历对他们的感染也有关吧。

少年往事,总是让人感到青涩。当年的潜心学习,甚至凿壁借光,此精神也一直保持到现在。曾经在课堂上无聊,就翻《新华字典》来看,如今却已有看不完的书。少年已经告别,青年也快结束,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二十八个春秋。光阴如此迅速,已至于有时自己也忘了自己的年龄。

                                                        吴贤若 云南新民书院

                                                        甲午年八月二十六日

  评论这张
 
阅读(48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