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雲南玉溪 新民書院】

---尋墜緒之茫茫,獨旁搜而遠紹-----

 
 
 
 
 

日志

 
 
关于我

新民书院:创办于壬辰年冬,为儒生吴贤若等发起,设于滇南玉溪红塔区。目前开设实体国学业余班、少儿国学网络班、格致斋(成人国学网络班),并附有新民国医馆。 开设课程有读经、经学、史学、文学、古琴、书画、篆刻、中医、女工等。书院起步之初,百事未举,故而临渊履冰,诚惶诚恐焉! QQ:263802005 书院网络课程QQ群:280949506 邮箱地址:qqq6187330@163.com 新民国医养生馆: http://xinmin5000.taobao.com/ 电话:18042489565 吴老师

网易考拉推荐

對王財貴先生的幾點不成熟的意見——兼對劉勇先生文章的評論 作者:吳賢若  

2014-06-27 22:07:56|  分类: 书院资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吳賢若老師,一名瑞龍,浙江紹興人。新民書院負責人、儒仁堂中醫師,執業藥師,浙江儒學會成員。研究方向:先秦儒學、史學、文字學、文學、中醫、傳統教育學等,擅長古琴、吟誦等。著作:《孝經思想評述 附項羽年譜》四季出版社·2013  《論語彙編》、《新編文字蒙求》等。

 

 

鄙人曾與王財貴先生的幾位弟子有過多方面的接觸,也與王財貴式私塾先生有過多方面的交流,因此,首先談談我對此的感受。孔子大抵是不喜歡和人辯論的,所以說“天何言哉”,老子必然也是不喜歡辯論的,所以說“大辯無言”。孟子雖然不喜歡,但因為時勢所趨,就不得不辯,只是末後發出一句“我豈好辯也哉”。

鄙人也是不喜歡辯論的,尤其不喜歡和王財貴先生的追隨者辯論(其中絕大多數私塾老師,我至欽佩。他們無名無利,但為心中一點光明,發正氣於天地,故以下內容,只是指少部分魚龍混雜輩),原因有三:一,某人總覺得你辯論,就違背了“訥言”的至理,所以就有一部分人,口才稍好的,和你辯論幾句,辯不過,就罵幾句。口才不好的,就直接擺出“訥言”免戰牌了,所以道理不單沒有辯明,得罪了很多人,這是我不情願的;二,很多人大抵是有一腔熱血吧,有一種斷了頭顱,不可低頭的骨氣,所以也就無端生出很多偏激人士。我曾道了王財貴先生的一點不是,於是立馬就得到了排山倒海般的攻擊,有人說你“該吃藥了”,有人說你“滾蛋吧”諸如此類。當然這些言論,如果非要我拿出證據,我卻也拿不出,所以也是容易被抵賴的;三,有些偏激人士,似乎是對自己的氣勢非常得意,所以不願意聽到有人反對。即使在辯論時,伊不惟思維邏輯前後矛盾,即使言語,也令人拗口難懂。我總是要很費力的去理解這些有頭無尾的文字,這是很傷神,又是我不願意做的。

由於以上原因,我就很少辯論了,加上我每月120萬字的讀書量,自然也不願意將自己的青春韶華浪費到如菜場上的爭罵中去。

我曾對那些追隨者們說:王財貴先生對復興儒學,再造孔、孟,有開山之功。他們似乎很高興,但,我又說:這個開山之功,王先生不是最早的,在大陸,一直都有人這麼做。他們似乎不高興了。我說:中國文化的復興,是歷史的必然,是社會結構和國際形勢發生調整的必然結果。金景芳先生說的好,儒學在太平之世,其自身就可以得到很快的恢復。所以我得出的結論是:王先生起到了推動作用,不是創造作用。成千上萬的學者、愛好者,在共同推動,王先生只是推動者中的其中一員而已,不可貪天之功。於是就這樣,我被視為對王財貴先生“豐功偉績”的否認而被打入“元佑黨碑”了。

目下的私塾,真是混亂,混亂到“統一”了。比如有“某謙私塾”,這就是奉王財貴先生為圭臬的;有“伏羲班”,這是奉吳弘清先生為領袖的;還有弟子規班,這是奉淨空法師為祖師的。至於教授兒童讀經,有從《弟子規》開始的,有從《論語》開始的,有從《老子》開始的,有從《周易》開始的。

我常在想,是什麼原因,讓混亂中形成了“統一”,大有鼎足而立之勢?曾聽彭林師說:現在的私塾,占一個山頭,就各自稱王。我對此評論,深為認可。如今文化榛棘,對於大多數國人而言,能讀經典,自然是比不讀好,但如果只是泛泛一讀,那麼讀與不讀,其去幾希。

對於王財貴先生的教法,我是不會否認的,儘管我更願意去從傳統教育學中吸收古人讀書、教學之法,對少年展開文字、訓詁、中醫、文學、書法、武術的基礎,也非常重視英文、數學的訓練。儘管鄙人和王財貴先生是如此的不同,但教學之法多途,理一殊萬,並行不悖,我又何必去全盤否定?百家爭鳴,百花齊放,為國家培養多方面人才,又豈非好事?

然而閻王是通情達理的,小鬼是蠻橫無理的,大抵如王先生之氣質、修養,即使對於不客觀的批評,尚且能涵容之,答語必然溫和恭敬,何況如我,無非便是切磋琢磨,論難往復,本無惡意而已。此是古之士大夫之精神修養猶在,故頗顯大家風度。言語雖不和,道義卻相同。而所謂小鬼者,平日寡讀書,肆口舌,劉勇先生稱之為“阿貓阿狗”(當然,此稱呼早已有之,並非劉勇首創),對於某些王氏追隨者而言,並不為過。伊豈知道理也哉?無非是有人附和,他便高興,有人不附和,他便視你為異端。所以邪教所以為邪教,非是其教義有不善,乃是教中人利用教義為私心而已。所以建議王先生應審慎收取門徒,夫子之弟子,有及門,有登堂,有入室,有道德顯,有政事顯,有文章顯,三千弟子,而親近者,不過七十二人。使門徒皆良善,秉性純正,雖然讀書不多,學歷不高,不影響為人師。若其中私心較重,名利不忘,口弄是非,愚昧剛愎,甚而表裡不一,虛偽道義,則不妨警告之,逐出之,此又何妨?

前不久,見到劉勇先生在《深圳日報》中的文章,其激憤之辭,表劉先生是有一定之社會責任感。對於學習國學,引吳小如先生當從“小學開始”,自然也是至理。對於王財貴先生追隨者虛偽面紗之揭落,也有深刻的道理。因其深刻,使部分虛偽者不堪忍受,也影響到了其利益的根基,受到群起環攻,而不是以理講理,自然也是順理成章了。

但劉勇先生的這篇文章,鄙人覺得可商榷的地方,確實太多。一,缺乏客觀、公正的評價,過多片面,以偏概全;二,缺乏實踐、考證,沒有深入,缺乏讀經狀況的觀察力;三,有失文人風度,心態失於平衡。所謂“身有所忿懥,則不得其正”。有此三條,可見這篇文章,價值是不大的,因此不單被小人籍口為攻擊之口實,即使連真正在弘揚國學的私塾先生、社會人士,亦大有意見,也是順理成章了。

鄙人在北京時,就已開始對傳統教育學理論性的研究,又對目下私塾,保持著極為廣泛的交流,因此對目下私塾狀況,國學狀況,社會意識形態,家長意識形態,有著較為清晰的認識。

首先,讀經從兒童開始,甚至從胎教開始,這是客觀的,符合傳統教育學的基本原理,《易》所謂“正其始也”。對於先讀後解的順序,也是符合古人讀書次第,八歲以前的娃娃(王財貴先生認為十三歲前),以讀經為主,是沒有錯的,也是符合我們目下文化形勢的。如果達到一定的量,然後開始學習文字、訓詁,瞭解六書、源流、結構、本義、引申義,則更符合小學次第。讀經需要背誦,甚至《五經》通背,這也是古代即有,不是王財貴先生一家之言。所以,鄙人和王財貴先生的讀經認識,只有程度上的差別,次第上的差別,沒有方向性的差別。如果一個兒童,初來便學文字、訓詁,是不客觀的,也不符合目下師資力量的實際情況。而師資力量的增進,是非常緩慢的,這並非王財貴先生之錯,是四十年不讀書造成的直接後果(文革十年,改革開方三十年)。

其次,劉先生所說“聖人門牆亦有三尺,王財貴為推廣,不辨賢愚,廣收信眾,阿貓阿狗出其門,吾是以知士之所以不至也”。我們應該意識到,這個批評是有一定道理的,只是劉先生缺乏讀經教育實踐工作,對社會文化狀態還不夠瞭解而已。同時,劉先生所指的“阿貓阿狗”,從語言邏輯上看,是別於那些正直的私塾先生以外,專指以上鄙人所批評的那些“為利者”而已。而讀者不察,認為就是批評一切讀經人士,是理解有誤,而非該文用語不當(鄙人是北大語言文學專業,因此對語言學亦有關心)。

最後說到的讀經教材問題,鄙人認為此實在不必批評,《四書章句集註》,朱子在每句後夾雜註解,豈是兒童讀的?劉先生列舉了“三國魏國何晏作了《論語集解》,唐代陸德明作了《經典釋文》(含有《論語》釋文),宋朝刑昺為何晏的集解作疏,朱子窮盡半生精力作了《四書章句集注》,其後清人劉寶楠有《論語正義》、程樹德有《論語集釋》”。最後發出“嗚呼哀哉!”我不知道劉先生是否讀過這些書,還是只知道書名,但我讀過這些書,我知道這些書不惟不適合兒童,即使鄙院的少年弟子,也讀不得。至於指王財貴先生“貪前人之功為己功”,這在版本學史上,實在不算什麼“貪功”。

總之,我對王財貴先生是欽佩,而又不盲目附和,我的意見,只是作為同道中人的切磋琢磨,尤其對於王氏部分門徒(或者說追隨者),即無學問的資本,又缺乏基本的素養,已成為讀經界內一個公開的弊端,建議王先生早早清理門戶,對王先生道路健康發展,是有益無害的。對於劉勇先生直言無,對王氏某些追隨者的批判,也是非常欽佩,只是沒有找到矛盾所在,反而成為眾矢之的。因此,希望劉先生能實際深入,再創佳文。

                                                             甲午年六月初一

  评论这张
 
阅读(79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