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雲南玉溪 新民書院】

---尋墜緒之茫茫,獨旁搜而遠紹-----

 
 
 
 
 

日志

 
 
关于我

新民书院:创办于壬辰年冬,为儒生吴贤若等发起,设于滇南玉溪红塔区。目前开设实体国学业余班、少儿国学网络班、格致斋(成人国学网络班),并附有新民国医馆。 开设课程有读经、经学、史学、文学、古琴、书画、篆刻、中医、女工等。书院起步之初,百事未举,故而临渊履冰,诚惶诚恐焉! QQ:263802005 书院网络课程QQ群:280949506 邮箱地址:qqq6187330@163.com 新民国医养生馆: http://xinmin5000.taobao.com/ 电话:18042489565 吴老师

网易考拉推荐

“學”之道與“習”之道  

2009-12-18 20:37:20|  分类: 雁过留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學習”是挂在人嘴中常說的一個詞,卻不見得人人都知道何為“學習”。因此,老師在教育學生,家長在教育孩子,尊長在教育晚輩時,所謂的“學習”自有不同。因對“學習”含義的不同見解,故而所教育之理念自有不同。我並沒有專研過教育學,是因為我覺得沒必要刻意去專研教育學。所謂的教育,只在日常揖讓之間而已。正因如此,我且就文字的角度來闡發一點“學習”之道。

先師說:“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先師把“學習”放在首位,可見,聖人修身之工夫,治平之謀略,只在“學習”之中下此工夫而已。然而後世卻因對“學習”概念的模糊,流於兩種極端。一從楊雄流出“聖人之於天下,恥一物之不知(《法言》)。”清人曾燠在《爾雅圖重刊影宋本敘》中總結出:“一物不知,儒者之恥;遇事能名,可為大夫.。”而另一種,則似沒落的理學,好談心性,而恥言名實,如《靈裕傳》中:“般若、觀經、遺教等疏,拔思胸襟,非師講授”,徐遵明指心為師一樣,喜歡“頓悟”。

我們姑且就所謂“學習”來探討一番。“學”,上為“覺”,下為“子”,“學”“覺”同韻,故其義必有聯系。《說文》云:“覺,寤也。”“子”與滋同韻,即滋生之物,喻為子也。將“子”作為人子的最早可見《顧命》,曰:“用敬保元子釗”。《周禮.地官》中則出現了“以三德教國子”,康成先生以為“公卿大夫之子弟”。那麼何為“學”就有一個很清晰的脈絡,即所謂的“學”是指“國子通過教育有所覺悟。”

那麼所謂的“學”即指達到有所覺悟的過程稱之為“學”,於是問題又出現了。學什麼呢?“學”字又作“斈”,古文作“斆”(《正字通》、《康熙字典》認為學、斆不同,另考),這個字告訴我們學什麼,即是學“文”。《論語》中出現“文”的比例非常之高,其中有“弟子入則孝,出則弟,謹而信,泛愛眾,而親仁。行有餘力,則以學文。”可見,先師是把“文”與前面的“孝”“弟”“謹”“信”“愛”“仁”有所區別,如果把“文”當做“知”來看待的話,那麼“孝”“弟”“謹”“信”“愛”“仁”便是“行”了。

因此,我們又可以發現,“學”其實還有另一個寫法,即“壆”字。意為兩手構土(木)為屋形,足見,“學”字本身即帶有親自動手實踐的意思。因此,我們可以說,一個“學”字,其本身之含義就非常豐富,什麼樣的人學,學什麼,怎麼學,具在這一個字中體現了。

朱子在《論語集注》中明確提到“學之為言效也。人性皆善,而覺有先後,後學者必效先覺之所為,乃可以明善而其初也。”所謂“效”,《說文》云“象也。”《玉篇》云“法效也。”《增韻》云“放也。”《廣韻》云“學也。”列舉這麼多,只為說明“學”字本身內涵的豐富性。從朱子的解釋中,我們明確了“怎麼學”?,是“後學者必效先覺之所為”,而學的目的是“明善而其初也。”“初”即指“性”,謂“仁”、“義”“禮”“智”是也因此,“學”之內涵已完全展現在我們面前了。

接下來,再解釋“習”字,《說文》云“數飛也。”《釋文》云“重也”,意指“鳥反的飛”。程子解釋這裏的“習”為“重習也。”即反的學,又進一步解釋為“時習之,則所學者在我,故說。”謝氏曰:“時習者,無時而不習。坐如屍,坐時習也;立如齊,立時齊也。”這裏點明,所謂“習”,即是“像鳥一樣,反溫習之意”。謝氏更指出“習”的場合是“無時而不習”,動靜坐立皆是“習”,因此,“習”與“學”都有其豐富之“內涵”。

今人喜歡談論古書,談論之餘,也喜歡標新立異,想要借批評古聖先賢來嘩眾取寵,也有不明古訓,認為反的學習怎麼還會“說(悅)”呢?於是另一些人為了圓融這些說法,就說“習”是“實踐”之意,意思是“學習並實踐才是快樂的。”這主要是為了與“知行合一”的說法相配套,殊不知,“習”並不訓“實踐”,“實踐”的意思已包含在“學”之內,因此今人越說越亂,而越亂越說。

寫到這,我不禁萬分的感慨,如果沒有文字學、訓詁學的訓練,我又怎麼能注意到這些,怎麼會想到從文字本身來找本義,從音韻角度來分析各個字義呢。而這些功底,卻要感謝我的老師彭教授的教誨,是他苦口婆心的教導我“讀經當從注疏始,注疏當從文字始”的而我也想將這“家法”以饗讀者。

                                               吳賢若(瑞龍)

                                               己丑年十月二十五日

  评论这张
 
阅读(3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