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雲南玉溪 新民書院】

---尋墜緒之茫茫,獨旁搜而遠紹-----

 
 
 
 
 

日志

 
 
关于我

新民书院:创办于壬辰年冬,为儒生吴贤若等发起,设于滇南玉溪红塔区。目前开设实体国学业余班、少儿国学网络班、格致斋(成人国学网络班),并附有新民国医馆。 开设课程有读经、经学、史学、文学、古琴、书画、篆刻、中医、女工等。书院起步之初,百事未举,故而临渊履冰,诚惶诚恐焉! QQ:263802005 书院网络课程QQ群:280949506 邮箱地址:qqq6187330@163.com 新民国医养生馆: http://xinmin5000.taobao.com/ 电话:18042489565 吴老师

网易考拉推荐

戊子年《先秦书》序  

2009-01-25 22:22:19|  分类: 正史手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凡士君子立身,雖不一道而行,而同歸於一道。無論儒、釋、道三宗,無論墨、法、陰陽、五行百家,誠能去相輕訐難之心,而廣虛懷若谷之胸,毋固毋必,“道並行而不相悖,萬物並育而不相害”,如此,則學問雖少欠,而智識過之,雖愚必明矣。誠如是也,然後可以效太史公,秉直筆,展竹簡,評春秋於腹內,書褒貶於紙上矣。

古人有云:對鏡知衣冠,考史鑒興亡,允矣。孔子作《春秋》,上自隱公元年,下自哀公十四年,其間二百四十二年事也。左丘明為之注,公羊、穀梁為之論,微言大義,善善惡惡,於是王道昭矣,禮義興矣,言可法矣,行可則矣。是故言滿天下無口過,行滿天下無怨惡,追踵先賢,刊名當世,於是不忠勸以孝,不義勸以悌,不仁勸以德,不勇勸以恥,故我華夏歴五千年而不衰,聖弦誦百世而不絕也。

不祿,蕞爾英夷,狡猾凶亂,泱泱中華,狼煙四起。自是之後,僻遠無道之蠻夷,無論大國小國,凡能乘桴單舸者,莫不挾虎狼之心,張饕餮之口,瓜分中原,強分杯羹。大肆梼杌之凶,以厭無止之欲。我先賢以忠信為甲胄,以禮義為幹櫓,寧為玉碎而不朽,不為瓦全而含垢,甘從雞口,豈隨牛後。故匹夫不可奪志,威武而不能屈也。先人飲恨百年,僅得保此區區文化至今。

嗚呼!天佑中華,蠻夷其如我炎黃何?百年戰亂,瓦爍不存,而我國故大纛赤焰沖天,傲視中外。而今承平僅再世,中華文化乃掃地無遺。哀哉!道不行矣夫!道不行矣夫!道之不行,吾何從?道之不行,吾從於千古之上。

每念之於斯,心未嘗不慘怛,觀夫太史公之志:“欲以究天人之際,觀古今之變,以成一家之言”。幼時讀之,不解真諦,今日重溫,乃覺於我心有戚戚焉。反復誦讀之下,更可比心於古人之心。遙想太史公之狀貌、之思緒、之憂愁,若在目前,似曾相識,竟覺古人不古,似比鄰而居。頓感心曠神怡,超脫塵俗,化於自然,綿延無窮。

夫武將冒白刃於沙場,文臣盡丹心於廟堂,各以其所能盡所事。吾雖不敏,沐浴里仁之風,熏陶孔孟之道,而願“尋墜緒之茫茫,獨旁搜而遠紹”。甘為“標心於萬古之上,而送懷於千載之下”。是身名雖滅,而“不廢江河萬古流”,是吾所願也。故於總角之年,不辭才譾,留意先秦卷牘,廣搜當世論文,雖不敢妄稱一家之言,而亦欲包羅先秦舊文逸事。羅縷條目,取舍繁簡,校勘真偽,潤色章句,為百二十卷,定名《先秦書》。凡《本紀》二十卷,《書》五卷,《志》十五卷,《世家》二十卷,《列傳》六十卷,廁列正史之末,以備稽考之便。

吾自修史七年來,寒暑不輟,夙夜不息,青燈夜讀,手不釋卷,一者自知學淺而愈進學,二者自知史匱而廣求史,兢兢業業,並日而食,七年之間,書稿盈牘。故於今年齒二十有一,凡先秦之古文獻,多收之於書室,今人之著述,遍求商賈,考古文物,則不畏千里而访求名家。

然吾以為,吾修史與前人修史,難易不同。如太史公、班孟堅、姚簡之、李遐齡,皆因父書而成書;荀仲豫、裴世期、范蔚宗、顏師古,書香世家,簪纓貴胄;陳承祚、沈休文、蕭景陽、魏伯起,皆當時人著當世史;唐、宋、元、明、清,年近而史料多;及他史書,皆假數十百千人而成。較之於古人修史,吾無一長焉,而吾為三千年前之先秦修史,而難又加於古人焉。吾有何能,而敢期於此書必成哉?

雖然,三千年之間,無一人敢為先秦修史,若王蘧常之《秦史》,專記有秦斷代一史,不足以補《史記》之缺。他人冠以先秦史者,拾人牙慧,又無足道。且今人重史學而輕經學,以為“六經皆史”,本此而修史,雖有辭章之稱,無有良史之才,考據雖足,義理未明,繁簡雖當,褒貶未彰。譬如《春秋》,孔子作《春秋》而亂臣賊子懼。何者?微言大義,字字褒貶,後之為君為臣者,敢不慎歟?

故條理吾修史之綱要,謹列於右:

一:文體。前者,朝廷修《清史》,定文體,或以為文言文便,或以為白話文便,而卒從白話文。吾以為:文言詞約而義豐,白話文瑣而浩繁,且當時人奏對書信劄記公文,皆從文言,而紀事為白話,必覺齟齬。故吾修《先秦書》,從文言。遇誥命書信類,全篇摘錄,不更一字。尤忌因文害義,故文言又貴古文,論贊用駢儷。

    二:卷幅。後世史書,卷幅相齊,是吾所難。何者?先秦史料詳略不等,每卷之間,長短不同,何能必使相齊耶?意止則文止,若長卷則析為數卷可也,而不能刻意使其相齊。

三:考據。考據則吾以正史為本,若諸子百家書中可為資閱而非荒謬者,則謹取之。若與正史同事而異聞,則吾校之他書,或取正史。若正史之間又異聞,則以其成書先後為去取之據,庶幾可遠於訛謬。

四:體例。《先秦書》百二十卷,仿《史記》有《本紀》、《書》、《世家》、《列傳》,仿《漢書》有《志》,而又與《書》並存。敘事仿《史記》體,《論》、《贊》仿《後漢書》,條目亦仿兩《漢書》。辟《世家》兩卷為黃帝至商紂一千餘年事。而其餘盡載周、秦間八百餘年事。詳敘兩朝史,故冠名不為《周書》、《秦書》者,正因此書非記一朝史也。

五:史料。凡吾已成稿,《本紀》二十卷,《世家》二十卷,及他《志》、《列傳》等又將近二十餘卷,然文辭鄙陋或挂一漏萬者多,皆當商榷潤色。諸《本紀》、《世家》、《列傳》,太半可資之於文獻,而諸《志》、《書》,亦不能全因文獻。及古文獻所載不詳,皆當資之於考古及今人之成就。

六:載體。太史公著《史記》,欲以成一家之言,而不負先公之托,是以敢直筆春秋。而後世之修史者,或由私修入東觀,或由朝廷設書局,與之者多達數十人,修史之任或久而無功,或書而不直,皆非修史之意也。故吾之修史,一必私修,二必獨成。

嗚呼!國民尚不知曉本民族之歷史,何以能望其振興華夏耶?故強國之任,咨之於軍事、科技、經濟可也。而王業之任,直在於教育而已,教育之任,非儒學莫能挽其將傾之勢,非孔孟無以救其萎靡之心。故吾自十五歲而修史,耕耘七年而不廢,正為此也。借使功雖不成,其心可憫,後之君子有能感吾之志而能繼體修史之志者,亦是民族之大幸也。嗚呼!“古人不見今時月,今月曾經照古人”,孔子云:“德不孤,必有鄰。”

                                                                                                                  吳瑞龍謹識

                                                                                                         戊子年十二月二十八日紹興

  评论这张
 
阅读(401)|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