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雲南玉溪 新民書院】

---尋墜緒之茫茫,獨旁搜而遠紹-----

 
 
 
 
 

日志

 
 
关于我

新民书院:创办于壬辰年冬,为儒生吴贤若等发起,设于滇南玉溪红塔区。目前开设实体国学业余班、少儿国学网络班、格致斋(成人国学网络班),并附有新民国医馆。 开设课程有读经、经学、史学、文学、古琴、书画、篆刻、中医、女工等。书院起步之初,百事未举,故而临渊履冰,诚惶诚恐焉! QQ:263802005 书院网络课程QQ群:280949506 邮箱地址:qqq6187330@163.com 新民国医养生馆: http://xinmin5000.taobao.com/ 电话:18042489565 吴老师

网易考拉推荐

《先秦书.卷一.武王本纪第一》  

2007-08-06 01:18:21|  分类: 正史手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武王讳发,姓姬, 文王昌次子,母太姒,岐山人也。其先,后稷也。后稷名弃,母有邰氏女姜原,帝喾元妃,践巨人迹而遂有身,生之而弃,百兽不伤,以为神,乃养之,因名“弃”。唐尧时为农师。舜三十一年,以时播百谷,为后稷,封于邰,别姓姬,纳姞氏为妃。后稷卒于黑水之间,胤嗣不窋立,不窋卒,子鞠立。鞠卒,子公刘立,公刘卒,子庆节立,庆节卒,子皇仆立,皇仆卒,子差弗立,差弗卒,子毁隃立,毁隃卒,子公非立,公非卒,子高圉立,高圉卒,子亚圉立,亚圉卒,子公叔祖类立,公叔祖类卒,子公亶父立,公亶父卒,子季历立,季历卒,子文王昌立,文王卒,武王即位。始后稷居邰,不窋适夏德衰,乃奔戎、狄。公刘修先人业,民殷国富,故处西乡不还。庆节国於豳。臻泰王,逼于戎、狄,乃逾梁山,徙於岐下,国人杖策相扶从之,因号曰“周”。王季为牧师,俘西落,克余无,胜翳徒,而后宅居于程,功德茂著,四戎宾服,殷王太丁忌而害之。娶妃太任,生文王。
       文王居西岐,敬贤礼士,靡敢少怠,故孤竹伯夷、叔齐,四方太颠、闳夭、散宜生、鬻子、辛甲之徒皆往归之,天下称其仁。西伯即位十五年而生武王。
       帝乙将崩,废长子而立纣, 文王辅之,位居三公。崇侯虎谮於殷纣曰:“西伯积善累德,诸侯皆乡之,将不利於王。”纣乃囚文王於羑里。闳夭之徒患之。乃求有莘氏美女,骊戎之文马,有熊九驷及奇方怪物,因纣嬖臣费仲而献之,纣大悦曰:“此一物足以释西伯,矧其多乎!”遂释之,赐以弓矢斧钺,使专征伐,告曰:“谮尔者,崇侯虎也。”
       时法重,刑有炮格,民不堪,西伯怜之,乃献洛西之地请去炮刑,许之。
       虞、芮有狱不能决,乃如周。耕者皆让畔,民俗皆让长,未见西伯,惭而还,诸侯闻之,叹曰“西伯盖受命之君” 
       商纣六年,初禴于毕。
       十七年,伐翟。
       二十一年,诸侯来朝。
       二十三年,纣以文王有茂德,囚王于羑里,七年释归。
       三十年春三月,王率诸侯入贡。
       三十一年,拜太公望为师,治兵于毕。
       三十四年冬十二月,昆夷伐我。
       三十五年,大饥,乃自程徙于丰。
       三十六年春,诸侯来朝,遂伐昆夷。武王经营于镐。 
       三十七年,伐密须。作辟雍。 
       三十八年,败耆国。
       三十九年,伐邘。
       四十年,伐崇,崇人降。作灵台
       四十一年春三月,文王薨,享国五十一年。
       四十二年,武王即位元年。尊先人之道而导,务圣人之业而业,亲和诸侯,百姓致死。葬先王于毕,立清庙。拜太公望为师,周公旦为辅,召公奭、毕公高左右王。 
       四十七年,殷内史向挚奉其图书来奔。
       五十一年,王上祭于毕,东观兵,至于盟津,为文王木主,载以车,置中军。王逊称太子发,言奉文王以伐,弗敢自专。乃告司马、司徒、司空、诸节:“齐栗,信哉!予无知,以先祖有德臣,小子受先功,毕立赏罚,以定其功。”遂兴师。太公号曰:“苍兕苍兕,总尔众庶,与尔舟楫,後至者斩!”渡河至中流,白鱼跃入王舟,王俯取以祭。既渡,有火自上复于下,至于王屋,流为乌,其色赤,其声魄云。是时,诸侯不期而会者八百,皆曰:“纣可伐矣。”王曰:“汝未知天命,未可也。”乃还师归。
       五十二年冬十二月戊子,纣刳比干,囚箕子,诛商容,太师疵、少师彊抱其乐器来奔。於是王遍告诸侯曰:“殷有重罪,不可以不毕伐。”乃尊文王,率戎车三百五十乘,虎贲三千人,甲士四万五千人。壬辰,星始现。癸巳,王始发兵。
       正月丙午,旁生魄。还师。丁未,王乃步自于周,征伐商王纣。戊午,渡于盟津,诸侯咸会,王曰:“孳孳无怠!”乃告于众庶曰:“今殷王受乃用其妇人之言,自绝于天,毁坏其三正,离逷其王父母弟,乃断弃其先祖之乐,乃为淫声,用变乱正声,怡悦妇人。肆今予发维恭行天罚。勉哉夫子,不可再,不可三!”去朝歌九百里,日行三十里乃臻。癸亥,至商郊牧野,夜阵。
  二月甲子昧爽,王至牧野,纣业发七十万囚隶距王,王左杖黄钺,右秉白旄以麾,曰:“逖矣,西土之人!”曰:“嗟!我友邦冢君御事,司徒、司马、司空,亚旅、师氏,千夫长、百夫长,及庸,蜀、羌、髳、微、卢、彭、濮人。称尔戈,比尔干,立尔矛,予其誓。”“古人有言曰:‘牝鸡无晨;牝鸡之晨,惟家之索。’今商王受惟妇言是用,昏弃厥肆祀弗答,昏弃厥遗王父母弟不迪,乃惟四方之多罪逋逃,是崇是长,是信是使,是以为大夫卿士。俾暴虐于百姓,以奸宄于商邑。今予发惟恭行天之罚。今日之事,不愆于六步、七步,乃止齐焉。勖哉夫子!不愆于四伐、五伐、六伐、七伐,乃止齐焉。勖哉夫子!尚桓桓如虎、如貔、如熊、如罴,于商郊弗迓克奔,以役西土,勖哉夫子!尔所弗勖,其于尔躬有戮!”
  誓毕,合诸侯兵车四千乘,俾太公望与百夫致师,以锐卒驰纣师。纣师皆囚隶,苦商久矣,无战心,皆欲开武王,遂倒师而降。王驰纣师,兵自溃,遂入朝歌。纣登于鹿台之上,蒙衣其珠玉,自燔而死。王持大白旗以麾诸侯,皆毕拜武王,王乃揖诸侯,诸侯皆从。至都,商庶百姓咸俟于郊。群宾佥进曰:“上天降休。”再拜稽首。王亦答拜。登鹿台纣死所,王自射之,三发而后下车,以轻剑击之,以黄钺斩纣首,悬大白之旗。纣之嬖妾二女皆自杀。王又射三发,击以剑,斩以玄钺,悬首小白之旗。王乃还军。
  乙丑晦,大寒,除道,脩社及商纣宫。及期,百夫荷罕旗以先驱。叔振铎奉陈常车,周公把大钺,毕公把小钺,以夹武王。散宜生、太颠、闳夭皆执剑以卫武王。既入,立于社南,群臣左右毕从。毛叔郑奉明水,康叔封布兹,召公奭赞采,师尚父牵牲。尹佚策祝曰:“殷末孙受德,迷先成汤之明,侮灭神祗不祀,昏暴商邑百姓,其彰显闻于昊天上帝。”於是武王再拜稽首,曰:“膺更大命,革殷,受天明命。”王又再拜稽首,乃出。
  丁卯,太公望以御方来,告以馘俘。戊辰,王御循追祀文王。是日,立政。辛未,王如管。壬申,吕他伐越、戏、方,因荒新至,告以馘俘。辛巳,侯来伐靡,胜于陈。至,告以馘俘。甲申,百弇以虎贲誓命伐卫,告以馘俘。
  三月辛亥,荐俘殷王鼎。王乃翼,矢慓矢宪,告天宗上帝。王不革服,格于庙,秉语治庶国,籥入九终。王烈祖自太王、太伯、王季、虞公、文王、邑考以列升,维告殷罪,籥人造,王秉黄钺,正国伯。壬子,王服衮衣,矢琰格庙,籥人造王,秉黄钺,正邦君。癸丑,荐殷俘王士百人。籥人造王矢琰、秉黄钺、执戈王奏庸,大享一终,王拜手,稽首。王定奏庸,大享三终。甲寅,谒戎殷于牧野,王佩赤白畤,籥人奏,王入,进万献。明明三终。乙卯,籥人奏崇禹生开三终,王定。庚子,陈本命,伐磨百韦,命伐宣方、新荒,命伐蜀。乙巳,陈本命新荒蜀磨,至告禽霍侯、艾侯,俘佚侯,小臣四十有六,禽御八百有三百两,告以馘俘。征四方,献馘俘,凡服六百五十有二国。
  夏四月乙丑朔,死霸。甲辰,望。乙巳,旁生魄。庚戌,王朝,降自车,使史佚繇书于天号,燎于周庙。辛亥,祀于位,用籥于天位。乙卯,王乃以庶祀馘于国周庙,翼予冲子,断牛六,断羊二。庶国乃竟,告于周庙,曰:“古朕闻文考修商人典,以斩纣身,告于天于稷。用小牲羊犬豕于百神水土、于誓社。”曰:“惟予冲子,绥文考,至于冲子,用牛于天、于稷,五百有四,用小牲羊豕于百神水土社三千七百有一。”大封将率。
  王既代殷商,以殷之余民封纣子武庚禄父,以初定未集,使弟管叔鲜、蔡叔度、霍叔处相而治殷。已而命召公释箕子之囚,毕公释百姓之囚,表商容之闾。命南宫括散鹿台之财,发钜桥之粟,以振贫弱萌隶,命南宫括、史佚、伯达展九鼎保玉,命闳夭封比干之墓,宗祝享祠于军。微子、胶鬲委质为臣。乃罢兵西归。行狩,记政事,作《武成》。乃封诸侯,列爵惟五,爵土惟三,班赐宗彝,作《分器》。
  克殷明年,周之始元,自丰迁于镐。继天休烈,以征不庭,罪诛叛逆,天下归命。改法度,制正朔,正以十一月,属以火德,追尊公亶父为泰王,公季为王季,西伯为文王,盖王瑞自泰王兴。
  二年,封箕子于朝鲜而不臣。
  王既克殷,国君诸侯、征主、九牧之师见王与殷郊。王乃升汾之阜以望商邑,咏叹良久,至于周,自鹿至于丘中。到明不寝,周公旦即王所,曰:“久忧劳问,害不寝?”王曰:“呜呼,旦!惟天不享于殷,发之未生,至于今六十年,夷羊在牧,飞鸿满野。天不享于殷,乃今有成。维天建殷,厥征天民,名三百六十夫,弗顾,亦不宾灭。用戾于今。呜呼于忧,兹难近饱于恤辰,是不室。我未定天保,何寝能欲。”“旦,予克致天之明命,定天保,依天室,志我其恶,专从殷王纣,日夜劳来,定我于西土。我维显服,及德之方明。”叔旦泣涕于常悲,不能对王。王曰:“旦,汝维朕达弟,予有使汝,汝播食不遑食,矧其有乃室。乃今我兄弟相后,我筮龟其何所即。今用建庶建。”叔旦恐,泣涕其手,王曰:“我图夷,兹殷,其惟依天,其有宪命,求兹无远。天有求绎,相我不难。自洛汭延于伊汭,居阳无固,其有夏之居。我南望过于三途,北望过于有岳,鄙顾瞻过于河宛,瞻于伊洛。无远天室,其曰兹曰度邑。”及成王立,周公卒营洛邑。
  以功成,禅于嵩高焉。
  六年,王不豫,于五日召周公旦,遗诰辅太子诵即位,曰:“呜呼,敬之哉!昔天初降命于周,维在文考,克致天之命。汝维敬哉!先后小子,勤在维政之失。政有三机、五权,汝敬之哉。克中无苗,以保小子于位。三机:一疑家,二疑德,三质士。疑家无授众,疑德无举士,直士无远齐。吁,敬之哉!天命无常,敬在三机。五权:一曰地,地以权民;二曰物,物以权官;三曰鄙,鄙以权庶;四曰刑,刑以权常;五曰食,食以权爵。不承括食不宣,不宣授臣。极赏则淈,淈得不食。极刑则仇,仇至乃别,鄙庶则奴,奴乃不灭。国大则骄,骄乃不给,官庶则荷,荷至乃辛。物庶则爵,乃不和。地庶则荒,荒则聂。人庶则匮,匮乃匿。呜呼,敬之哉!汝慎和,称五权,维中是以,以长小子于位,实维永宁。”冬十二月,王崩,年五十四。
  初,王使人候殷,还报曰:“殷其乱矣!”王曰:“其乱焉至?”对曰: “谗慝胜良。”王曰:“未也。”又还报曰“贤者出走矣。”王曰:“尚未也。”复还报曰:“百姓不敢诽怨矣。”王乃喜,以问太师,对曰:“谗慝胜良,命曰戮;贤者出走,命曰崩;百姓不敢诽怨, 命曰刑胜。其乱至矣,不可以驾矣。”遂发兵。至鲔水,殷使胶鬲候周师,曰:“羯至殷?”王曰:“甲子至矣”既行,天雨,士苦之,皆曰:“卒病,弟休之。”王曰:“业许之矣,甲子不至,胶鬲其为我亡。吾疾行而救之也。” 既入殷,问殷所以亡于长者,对曰:“王欲知之,请以日中为期。”王乃与旦翌日要期,弗得。旦曰:“吾已知之矣。此君子也。取不能其主,有以其恶告王,不忍为也。若夫期而不当,言而不信,此殷之所以亡也,已以此告王矣。”
  论曰:“文王施德,天下蒙其禄;武王战功,四海安其业。余窃仰之,《诗》不云乎:‘於皇武王,无竟雄烈,允文文王,克开厥后。’此后稷之遗德乎!盖闻淑党之人能成非常之事,其谓武王乎!会于盟津,诸侯毕从,白鱼入舟,祭而还师,当此之时,诸侯踊跃,咸曰克商,武王按辔返欋,不以哗哗乱情,知天命也。陈师牧野,纣师百万,诸侯有畏惧之心,士卒有徘徊之意,武王因天之时,就地之利,顺人之心,不以强弱衰志,一战克商,知时节也。《诗》云:‘诞膺天命,以抚方夏。’三王五帝之治天下,必先圣贤,文、武遵之,乃告《武成》。故《诗》云:‘乐只君子,邦家之基。’王修后稷之业,放公刘之功,偃武修文,四海安安。《书》曰:‘一人有庆,兆民赖之。’《诗》云:‘嗣武受之,胜殷遏刘,耆定尔功。’武王当之矣。然终有憾焉,延陵季子曰:‘犹有惭德。’天蒸民而树之君。纣有大辟,不以救民为务,而专伺国乱以取之,斯非王者之命也。”
  赞曰:“百世累德,昌于泰王,肇基西岐,爰及方夏。文王辅纣,克慎犹罪,阴修明德,以倾殷政。天悯庶民,罹此大祸,命我武王,恭行天伐。甲子鏖战,牧野陈师,革膺天命,享我永年! "
  评论这张
 
阅读(1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