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雲南玉溪 新民書院】

---尋墜緒之茫茫,獨旁搜而遠紹-----

 
 
 
 
 

日志

 
 
关于我

新民书院:创办于壬辰年冬,为儒生吴贤若等发起,设于滇南玉溪红塔区。目前开设实体国学业余班、少儿国学网络班、格致斋(成人国学网络班),并附有新民国医馆。 开设课程有读经、经学、史学、文学、古琴、书画、篆刻、中医、女工等。书院起步之初,百事未举,故而临渊履冰,诚惶诚恐焉! QQ:263802005 书院网络课程QQ群:280949506 邮箱地址:qqq6187330@163.com 新民国医养生馆: http://xinmin5000.taobao.com/ 电话:18042489565 吴老师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爱情观  

2007-08-26 23:45:16|  分类: 雁过留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古人取妻,大抵按四条,即贞、贤、惠、美,贞所以存清白之身,贤所以明夫妇之道,惠所以持家田之业,美所以扬窈窕之容。四者之中,贞排之于首,可见贞节在于古代有无可替代的地位,因此有烈女不事二夫之理。然今人取妻,大致也按四则,即钱、色、权、势,钱可使自己满足物质上的奢侈,色可使自己满足精神上的欲望,权可使自己满足心理上的虚荣,势可使自己满足表面上的辉煌。四者之中,以钱为首,无怪乎现在的女子非有钱不嫁,男子非有权不攀。在高经济,高水平,高教育,高物质的社会下,诞生了这一批行尸空壳,又有什么奇怪的呢!
      纵观春秋战国,那时诸侯纷争,逐鹿中原,大国为拉拢小国,小国为依靠大国,往往以牺牲亲生子女的幸福为代价,互通互聘,包办婚姻,那时是只有强权,没有自由,只有政治,没有感情,只唯我马首是瞻,不论儿女私情。那时,大圣人孔子作《春秋》,鲁君子左丘明作《左传》,褒贬王卿,公正谨慎,可谓褒一切可褒,贬一切可贬,但就是没有对于隐藏在政治、战争背后的无奈的强合感情做过一句褒贬词,鲁君子的大手笔也无暇描述强合之后的无奈生活,看来,感情对于当时的世道来说,不过只局限于孝悌,不过只局限于爱民而已。
       随着秦的统一,包办婚姻并未因此而结束,即使在后来西汉初年,李唐初年,清朝初年,都因基业未稳,四海未一,常受北方匈奴突厥威胁,被后世认为非常伟大的帝王们也不得不借婚姻来维持与北方节度的关系。我只能说,女子的地位在中国古代一直是处于低微,但其作用却胜过了千军万马,感情在当时不过是个人恩怨,国家的利益才是高于淑女君子的一切恋恋不舍。
       我曾经想过一个被学者们认为很浅淡的问题,陆唐的《头凤》,梁祝的蝶双飞,为什么可以那样脍炙人口,传诵千古呢?其实这应该很简单,夏、商、周的森严等级制度,讲究的是礼,追求的是门当户对,孔子是礼制的集大成者,规定了男女各项指标要求,董仲舒废黜百家,独尊儒术,更是推崇孔子的学说,服务于帝权政治。最不寒而栗的莫甚于宋代的程、朱理学,更是强烈压制着感情,而硬着头皮把男女暧昧关系说成是伤风败俗,如贼如窃。再加上贵族间典章礼法的约束管缚,学者间书香门第的仕途心态,于是,攀龙附凤,终南捷径,已至于平步青云,飞黄腾达,自不在话下。总之,女子在什么样的社会什么样的政治背景下,都不过是达到自己目的的工具而已。而这工具是有感情却得不到感情的悲剧生物。
       在这样的世态下,陆游与唐婉无视当时的正途,无视君子的褒贬,把爱情当成了精神支柱,在某种意义上讲,陆游是游手好闲,唐婉则是不守妇道了。于是母亲的训斥,礼法的束缚,以及陆游少年时便受四书五经思想熏陶后的余温,终于迫使陆游选择了痛苦而又遗憾的选择。同样的社会下,梁山伯、祝英台则更显为悲惨些,因为他们生未同衾,死才同穴,两人相爱,化蝶厮守。一个父命不敢失,一个母命不敢违,孔子说:“三年无改于父之道,可谓孝矣。”圣人的思想,谁敢反驳呢!“非圣人者无法。”圣人的教训,谁敢非议呢!尽管如此,礼制虽有强大的魔力,但却难以遏止真情道白的朴素的布衣学者,他们敢为天下倡,抵制买卖的婚姻,市贾的爱情,他们追求自由,追求真爱,他们的真爱, 白碧无瑕,他们的感情,天真无邪。于是他们歌颂荒诞的爱情,赞美卑贱的情侣。
       岁月如隙,沧海桑田,那一声声‘长命无绝衰。山无棱, 江水为竭, 冬雷震震, 夏雨雪, 天地合, 乃敢与君绝!’的真挚誓言,唤醒了不少情人佳侣,元曲的《西厢记》,明代的《金瓶梅》,清代的《红楼梦》,三代三部曲,已完全脱离了传统的轨道,而该丛书能有如此大的影响,不就证明了在世人表面拘谨,彬彬有礼的内心其实都向往着自由,向往着和谐,向往着平等的爱情吗?
       对于感情,我一直是保守,讳莫如深,这当然也是拜儒家所赐。其实在我以前的理性认识中,我觉得前途才是至关重要的,对于感情之说,我从未想到过长远,所以常游荡于红颜粉黛之间。对她们来说,我不过是位匆匆过客。但随着年龄的成长,对于人性的认识,我越发向往古人的生活方式,在保守拘谨的背后,对以后的生活勾画了无数的憧憬,对于日后的结发,也描绘了无数的关雎景象。不管是法国式的浪漫,还是传统式的含蓄,都能够发挥出其极致。
       时至于今,我才得有机会坐下来,回忆着如烟的往事。从十五岁开始,我把我所有的心血都注入在有关周、秦历史的《先秦书》,其间有因家庭的紧张关系,使情绪低落,高中的两年生活,让我变的憔悴不堪,精神恍惚。本来因自己的才学而得到周人的赞赏,但正统的思想,让我认为一切以前途为首,封闭的思想,让我对于含情间的脉脉不屑一顾,理性的思想让我想的太过遥远而怕感情成为自己的累赘。所以一次次的折磨着自己,同时也伤害着别人。其实,我现在才算明白,在我沉浮的一生中,我只要一个长相厮守的妻子,内昵发妻之爱,外尽职责之忠,才是我的宿愿!
       十九岁这年间,是我刚跨出社会的第一步,生活有了巨大的变化。同时在这一年,我也有幸得到几位名师大家的垂爱,受到他们的赞赏。但在奔波前程的时候,在孤独的人生道路上,我确实已经感受到心理上的空虚、压抑。在表面冷漠无情的背后,我也同样需要得到正常人所应有的生活满足。于是我把“生存”的人生观过度到了“生活”,把一切以“前途为重”的方略也开始靠近“感情”这一方面。但或许真的是得助于天吧,前途上的不如意,还是由感情来弥补了。
       有了前途而无感情,不过是物质上的享受,有了感情而无前途,不过是心理上的满足,如果同时拥有二者,则真可谓得赐于天了。外事明君,内侍娇妻,上光祖宗,下善子孙,人生之乐,何过于此,丈夫之志,何贵于斯呢!但鱼与熊掌终不可兼得,江山美人,难以两全。心中的矛盾,谁能够明白,无奈的选择,又能向谁诉说呢。朋友劝我不要太在意前途,我总是一笑了之,其实这些,我又何尝不思考。我早知道,多愁善感,恋昔怀旧,是我的优处,也是我的弱点。我也明白,人生在世,昙花一谢,朝露瞬息,我能理解,却也茫然。
    留给我的只有永无头绪的忧虑,只有无限不止的悲思,“苕之华,其叶青青。知我如此,不如无生”,难道从我诞生的第一天开始,就已注定我是个悲剧的人物嘛,在我的前途与感情中,我又何去何从呢!“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谁又能真正了解我是个什么样的人呢?对于感情的认识,我是高尚的,但对于感情的选择,我却是迷茫的。在人的印象中,我是清高的,我是独立的,但谁又能真正知道我的心其实也很脆弱。
       一切还是听命于天吧,就让我的思想,让我的人生,随风飘荡,信马由缰,到哪算哪吧!
  评论这张
 
阅读(14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